人们如何在信息搜寻和信息偶遇之间转换?

人们如何在信息搜寻和信息偶遇之间转换?

姜婷婷, 傅诗婷, Sanda Erdelez, 郭倩

你曾经在上班的路上偶遇过移动餐车吗?假如你还没吃早餐,你可能会停下来买个三明治和一杯咖啡。那如果你上班快迟到了怎么办?你可能会继续走而忽略餐车。也就是说,你可能因为目标紧急而错过意外发现。

类似的现象在网络信息获取中也很常见。当你搜索所需信息时,搜索引擎可能会返回一条不太相关的结果,而这条结果恰好满足了另一个需求。那看不看这条结果呢?我们将用户这种困境视为“搜寻-偶遇竞争(seeking-encountering tension)”并开展了相关研究。

—因为目标紧急而错过意外发现—

信息搜寻(Information seeking, IS)和信息偶遇(Information encountering, IE)是信息获取的两种主要方式。信息搜寻是指为满足当前信息需求主动查找信息的行为。而信息偶遇是指意外碰到可能用于满足以往需求的信息。信息搜寻和信息偶遇中的个体主动参与程度是不同的,两者分别由前景任务和背景任务触发。

信息搜寻(Information seeking, IS)和信息偶遇(Information encountering, IE)是信息获取的两种主要方式。信息搜寻是指为满足当前信息需求主动查找信息的行为。而信息偶遇是指意外碰到可能用于满足以往需求的信息。信息搜寻和信息偶遇中的个体主动参与程度是不同的,两者分别由前景任务和背景任务触发。

为了理解搜寻-偶遇竞争的机制,我们对39名参与者进行了对照实验。我们重点关注任务紧急度在这种竞争中发挥的作用。任务紧急度已经被确定为影响信息搜寻过程和结果的主要因素,以及信息偶遇发生可能性的决定因素。

为了创造一个真实的信息搜寻情景,我们以搜索研究的名义招募了参与者,他们被要求完成关于电影导演乔治·米勒的传记的6个搜索任务。由于参与者都参加了《用户体验设计》这一课程,在进行搜索研究之前,我们给他们布置了一项关于心理学家乔治·米勒提出的米勒定律(Miller’s Law)的课程作业,来让他们产生一种持续的信息需求。

在实验中,我们将搜索任务作为前景任务来触发信息搜寻,课程作业作为背景任务来触发信息偶遇。由于电影导演与心理学家的名字都是“乔治·米勒”,姓名谐音使得两个任务之间建立起一种隐含的联系。两类任务的紧急度分别被控制为高、低两个级别。

我们构建了一个模拟搜索引擎,故意将与心理学家相关的结果项嵌入到与电影导演相关的查询式返回的搜索结果页面中,便于在信息搜寻过程中触发信息偶遇。我们的实验使用了眼动追踪器和屏幕记录仪来捕捉参与者在实验室执行搜索任务时的眼动数据和点击行为。

正如在最近发表的IP&M论文中所汇报的,我们成功地观察到了搜寻-偶遇竞争现象,并且获得了两个重要的发现:

首先,搜寻-偶遇竞争导致了一个双输的结果。这种现象实际上表现为信息搜寻和信息偶遇之间对用户注意力和行动的持续竞争。一方面,心理学家相关结果项的出现会导致用户对导演相关的搜索分心,包括注意力分布更加分散、查询式重构和结果检查更加频繁;另一方面,即使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不相关的结果项,用户也会迅速地返回搜索,从而无法记住偶遇的信息。

第二,任务的紧急度是搜寻-偶遇竞争的关键影响因素。正如预测的那样,前景任务(搜索)的紧急度增加会使搜索过程加快并且增强用户的选择性;而当背景任务(作业)的紧急度较高时,用户会投入更大的精力来查看偶遇的信息。一个有趣的分析结果与从信息搜寻到信息偶遇的转换有关。前景任务(搜索)的紧急度越高,转换难度越大。相反,紧急度较低的前景任务更有利于唤醒背景任务相关需求并处理偶遇信息。

我们对搜寻-偶遇竞争的研究丰富了人们对信息获取中多任务处理的理解,并为不同类型的信息行为之间的相互作用提供了一个新的研究视角。研究结果表明,需要避免任务竞争,让用户一次只关注一个任务,而不是在信息搜寻和信息偶遇之间来回跳转。因此,在设计避免竞争的搜索系统时,应该考虑用户当前的任务属性,使搜索系统能够适应于用户对偶遇信息与目标信息之间的期望权衡。

原文:Jiang, T., Fu, S., Erdelez, S., & Guo, Q. (2022). Understanding the seeking-encountering tension: Roles of foreground and background task urgency.Information Processing & Management, 59(3), 102910.

参考文献

Erdelez, S., & Makri, S. (2020). Information encountering re-encountered: A conceptual re-examination of serendipity in the context of information acquisition. Journal of Documentation, 76(3), 731-751.

Makri, S., & Buckley, L. (2019). Down the rabbit hole: Investigating disruption of the information encountering process.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71(2), 127-142.

Waugh, S., Mckay, D., & Makri, S. (2017). ‘Too Much Serendipity’:The Tension between Information Seeking and Encountering at the Library Shelves. Paper presented at the CHIIR 2017

APA引用格式: Erdelez, S., Fu, S., Guo, Q., & Jiang, T. (2022, August 17). How humans switch between information seeking and encountering. Information Matters, Vol. 2, Issue 8. https://informationmatters.org/2022/08/人们如何在信息搜寻和信息偶遇之间转换?/

Author

  • Tingting Jiang is a professor in the School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at Wuhan University. She obtained her Ph.D. from 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Her research focuses on information behavior and user psychology, human-AI interaction, multisensory experience, and human-centered data.

Tingting Jiang

Tingting Jiang is a professor in the School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at Wuhan University. She obtained her Ph.D. from 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Her research focuses on information behavior and user psychology, human-AI interaction, multisensory experience, and human-centered data.